Quantitative Portfolio Optimisation, customisable long/short position limits. Investment strategy analysis and optimisation. Fund and firm level stress tests. Quantitative risk analysis of equity, commodity, index futures, fixed income, gold, real estate.Fund & Firm level portfolio risk management.

万利迪思 - Finnalytics
Real-Time Financial Analytics & Portfolio Optimisation
About Us Products Pay & Go Register
Home cn


发明人针对贵局第二次审查意见的陈述如下:

针对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04月27日发出的"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通知书(发文序号 2016042201405180)的陈述意见。
发明人对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本发明(201210126669.6)的“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的论述和结论均不接受。以下及附页是发明人陈述不接受贵局审查员“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论述和结论的理由。

一. 发明人针对贵局审查员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的审查意见第一条之“权利要求1-10不符合专利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的意见的陈述如下:

第二次审查意见在没有提出任何事实依据支持其结论的情况下重复了第一次审查意见,而且第二次审查意见回避了发明人在陈述意见中列举的支持本发明为遵循自然规律的新的技术方案的事实依据,也回避了发明人要求贵局审查员出具支持其第一次审查意见的事实依据的问题;第一、二次审查意见无视数学和统计学规律,也未提出任何具体的专业论述,且对本发明说明书中涉及的统计学规律及描述的数学定义和完全没有认识,甚至不承认数学计算遵循自然规律的事实(陈笑缘《经济数学》(ISBN:9787040278026),华罗庚《数论导引》(ISBN:7030047338),恩格斯《自然辩证法》(ISBN:7216045041),辞海(ISBN:7-5326-0061-0/Z5)第1473页对于数学的定义为: 数 “指自然之理”),第一、二次审查意见完全不顾事实而主观断言“该问题不属于技术问题,所能获得的效果也不是遵循自然规律的技术效果”,因此,发明人不接受第二次审查意见。

二. 发明人针对贵局审查员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的审查意见第二条之“权利要求11-14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的意见的陈述如下:

本发明说明书第3页第i,ii,ii,iv条明确指出了本发明的独有特征包括在优化计算中,在计算作为有效边界一部分的投资风险价值时引入基于历史和蒙特卡洛的压力测试风险价值的双重矫正参数,将从当前投资组合转化至用户定义边界内最佳投资组合时产生的优化损益作为边界定义的参数参与优化计算,以确保优化后所得资产组合为实际最佳组合,通过量化计算最小投资风险而非最大期望收益的方法来得到最佳组合,并且在量化优化的计算过程中详细计算并列出当前投资组合转化至最佳组合所须进行的交易及现金流等。贵局第一、二次审查意见中均未提出任何事实证明有任何现有发明与本发明相同或雷同,且第二次审查意见对本发明人针对第一次审查意见的陈述及事实论据未提出任何异议;审查意见明确确认其认为其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与本发明的“区别特征在于:评估的具体流程以及评估参数和使用的算法”,发明人认为二者区别特征除审查意见前述特征外,还包括在解决的金融领域问题及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完全不同,且根本不具可比性;因此发明人对于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第一次及第二次审查意见不予接受。
三.发明人针对贵局审查员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对于发明人针对第一次审查意见陈述的回复的陈述如下:

第二次审查意见认为经济学 “其中遵循的规律是源于人类最初对资源归属和交换所制定出的关于人类活动的基本原则,其是能够进行人为调控的”,本发明人在此指出,辞海(ISBN:7-5326-0061-0/Z5)第1440页对于“规律”的定义为:规律是“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本质联系和必然趋势。它是反复起作用的。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律。规律是客观的,是事物本身所固有的,人们不能创造、改变和消灭规律”,“唯心主义者否认规律的客观性”。

贵局审查员的第二次审查意见中提出“申请人认为本申请中的权重配比具有唯一结果,但这唯一结果与实际投资最佳结果相比,显然是具有差异的,只能认为其是根据申请人指定的算法获得的唯一结果,而不是真实状态的投资选择的最佳唯一结果。”,发明人针对该意见的陈述为,本发明申请说明书第3页第ii点明确指出本发明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将从当前投资组合转化至用户定义边界内最佳投资组合时产生的优化损益作为边界定义的另一个矫正参数参与优化计算,从而确保优化后所得资产组合的实际最佳组合而非理论值,即本发明计算得到的投资配比正是完全的实际投资最佳结果;根据数学和统计学规律,本发明申请在说明书第2,3页明确说明了“优化有效边界,参见图1,是指对于金融市场中的投资品种集合,任意投资品种在任意组合所对应的收益和风险价值遵循有效边界的规律,并只可能存在于逻辑有效边界内;而在此集合内的任何一个资产组合,如果不改变其期望收益,存在一个风险最小的组合权重比,其所对应的组合为最佳投资组合”,这条定律是数学和统计学的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其规律不会因为输入参数的改变而改变;而量化计算多种标的物多层级投资组合最佳权重配比是人工计算无法完成的金融数学工程,现代金融行业业务数据的计算均由电脑而非人工完成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而且审查意见没有提出任何事实证明任何金融行业从业人员通过手工实现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的功能和结果,或者证明目前有除本发明之外其他任何技术或工具实现了本发明的方法及工具,此外,本发明已在实际应用多年,请审查员参阅本发明人的基于本发明的软件工具www.finnalytics.com;而另一方面,第二次审查意见中的所谓“实际投资最佳结果”并无出处,审查意见更未提出任何事实根据或任何投资人或机构的投资行为和结果证明本发明所得结果非实际投资最佳结果,因此对于审查意见无任何事实依据的论述,本发明人不予接受;此外,虽然审查意见未提出任何事实证据证明其论点,但审查意见却显然明确同意在本发明领域存在一个须要求得的投资配比“最佳唯一结果”这一金融领域的技术问题,且此结果为自然规律而不能人为改变的事实。

第二次审查意见中提出“对于金融领域的价格预测、走势分析、预期收益仅能认为其在一定程度上遵循了经济规律,但不能认为其遵循了自然规律”,发明人在此指出,本发明根本不涉及价格预测、走势分析和预期,而是一种遵循数学和统计学规律通过说明书中描述的新方法量化计算获得满足边界条件的唯一的资产最佳配比的方法和工具,即任何边界条件的投资组合必然遵循自然规律对应一个唯一最佳配比;本发明不进行价格预测、走势分析和预期,因此贵局审查员针对本发明不包括的部分金融业务的论断所得出的结论对本发明不适用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次和第二次审查意见均引用对比文件(CN1787006A),发明人已在针对第一次审查意见的陈述第1,2条中以事实为依据明确指出本发明与审查意见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在解决的问题及解决问题的方法和结果上根本不同,审查意见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针对的问题是个股分析,而本发明针对的问题是针对投资组合进行量化计算取得满足投资组合期望收益和任意仓位额和头寸边界的同时将投资风险降至最小的投资优化方法及软件工具,可见审查意见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与本发明根本不具任何可比性,这对任何具备基本金融领域常识的人是显而易见的。此外,本发明的说明书已明确指出本发明的方法、工具及其实现方法,且发明人的基于本发明的工具可通过万维网www.finnalytics.com查阅及使用,而且贵局审查员在第二次审查意见中并未对本发明人的陈述及相关论据提出异议,审查意见中也未提出任何事实依据证明有任何自然人或机构的发明与本发明相同或雷同;第二次审查意见仅仅解释了贵局审查员在第一次审查意见中引用该文件(CN1787006A)的目的,却并未提出引用该文件的合理性的任何事实论据,相反,第一次和第二次审查意见中明确确认贵局审查员认为本发明与贵局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的“区别特征在于:评估的具体流程以及评估参数和使用的算法”,发明人认为本发明与审查意见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的区别特征除审查意见前述特征外,在解决的金融领域问题及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完全不同,因此二者不具可比性。此外,第二次审查意见在未提出任何事实依据且审查意见本身已经明确确认本发明与其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有明显区别特征的情况下,第二次审查意见提出“本申请的方案实际是利用了已获得广泛利用的计算机程序来按照用户期望进行金融投资配比”的论述,却没有提出任何包括软件名称、制作人名称等任何事实证明其论断,审查意见的该论述无任何事实依据且与审查意见本身的其他论述自相矛盾,这是显而易见的,本发明人在此要指出,任何自然人或机构非法占有本发明人对本发明的方法及工具的知识产权或假冒本发明的方法及工具的行为是违法行为。此外,审查意见中引用金融领域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的行为实际上支持了本发明作为金融领域方法和工具符合所有审查要素的事实,且该行为实际上明确反驳了第一次及第二次审查意见本身关于本金融领域发明“不属于利用自然规律的手段来解决技术问题”的论述和结论。

第二次审查意见回避发明人针对第一次审查意见的陈述中指出的事实论据,仍将输入数据参数与遵循统计学等自然科学规律的本发明本身做混淆,审查意见没有提出任何事实证明本发明不是新的技术方案或有其他任何发明与本发明相同或雷同,审查意见不但没有提出任何事实证明本发明不遵循自然规律,而且实际上多次支持了本发明遵循自然规律的事实;审查意见中的论述和结论均是贵局审查员通过自行主观设立的无事实依据且不成立的假设推出的与事实不符的结论,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发明人对于审查意见的陈述中均提出了支持本发明的事实依据,因此发明人对于贵局审查员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审查意见不予接受。

综上所述,发明人以事实为依据逐条明确陈述了证明本发明符合发明专利的所有要素的事实依据,同时也陈述了发明人对贵局审查员关于本发明 -- 保证投资组合预期收益且将风险降至最低的方法及工具(发明申请号:201210126669.6) 的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发问序号:2016042201405180)审查意见的陈述意见。贵局审查员对于本发明的两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没有提出任何事实证明其审查意见的论述和结论,而且回避发明人针对本发明、贵局审查意见及金融专业的明确陈述的事实,显而易见,贵局审查员没有任何理由得出本发明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或贵局的专利审查指南2010的任何规定的结论,因此发明人不接受贵局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审查意见,同时,发明人质疑贵局审查员在本发明金融领域的专业能力和资质及其对本发明申请的审查和判断能力。


附:发明人针对贵局第一次审查意见的陈述如下:

发明人对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本发明的“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的各条论述和结论均不接受。以下及附页是发明人陈述不接受贵局“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论述和结论的理由。

一.发明人针对贵局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的审查意见(以下简称“审查意见”)第一条之“权利要求不符合专利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的陈述

贵局审查意见第一条认为 “其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满足用户预期收益的同时将投资风险降至最小,该问题涉及金融投资组合中各投资项目占据比例的选择,不属于技术问题,所能获得的效果也不是遵循自然规律的技术效果。其具体手段是:根据投资人指定的投入和收益要求、基于人为制订的计算法则对指定参数进行优化,通过人为的预期和评估在收益和风险之间取得满足投资人要求的平衡,根据这种平衡所对应的投资权重来进行投资选择。其中所涉及的要求、算法和平衡机制都是人为选择和指定的,其实质是一种根据人的思维结果而制定的规则,并将其应用于商业活动之中,既没有利用自然法则,也没有采用技术手段,且在解决的问题和获得的效果方面都是非技术性的,不受自然规律的约束”。

发明人不接受审查意见第一条的论断,贵局审查意见以“投资人指定的投入和收益要求”是人为输入参数作为理由推论本发明中的量化计算算法是“人为选择”的“平衡”机制,并根据此推论得出本发明没有利用自然法则也没有采用技术手段的结论。本发明人要指出的事实是“投资人指定的投入和收益要求”是本发明中量化计算的边界条件即输入参数而非本发明算法的一部分,本发明是通过量化计算获得满足所有数学边界条件下的符合数学基本规律的最佳投资配比,此最佳权重比为通过科学计算得到的将实际损益纳入计算边界条件且严格依照数学规律的唯一结果,而非审查意见第一条所述人为选择优化机制或指定“平衡”机制的结果,计算过程也不通过人为选择或预先设定任何“平衡机制”,这是显而易见的,具体内容在本发明《说明书》中第三部分发明内容中的独有特征i,ii,iii,iv及1,2,3,4,5等章节中有明确说明;此外,输入参数并不改变工作原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按照审查意见第一条的方法推论,任何有输入参数的系统均会被认定为“没有采用技术手段”,“没有利用自然法则” ,“获得的效果方面都是非技术性的,不受自然规律的约束”。综上所述,贵局审查意见第一条没有给出证据证明贵局审查意见第一条的结论,因此发明人不接受审查意见第一条。

二. 发明人针对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权利要求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的陈述

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提出其用作审查本发明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公开了一种证券投资个股风险价值评估系统和方法,并具体公开了如下内容(参见对比文件的权利要求1、图1及其相关文字记载),该系统包括计算机主机、网络服务器、带有显示装置的终端服务器、数据存储装置、数据输入输出装置,用于对某只股票进行评估;具体过程为:用户输入待评估股票的相关信息,计算机的交易分析单元对股票从各个方面进行分析得出结果参数,再利用处理器对各方面的结果参数进行汇总分析,得出评估结果。由此可知,对比文件公开了一种利用计算机实现投金融资项目评估的系统和方法,其可以创建用户界面供用户输入数据、针对所输入的数据进行判断分析并利用各种算法进行优化计算、以及输出评估结果。由此可知,权利要求11中的技术架构已被公开。权利要求11相对于对比文件的区别特征在于:评估的具体流程以及评估参数和使用的算法。基于该区别特征可以确定,其实际要解决的问题在于:如何为投资组合中的多个投资项目设定合适的比例。然而,该区别特征中的评估具体流程为:根据投资人指定的投入和收益要求、基于人为制定的计算法则对制定参数进行优化,通过人为的预期和评估在收益和风险之间取得满足投资人要求的平衡,根据这种平衡所对应的投资权重来进行投资选择。属于金融投资管理领域。该流程步骤中所涉及的要求、算法和平衡机制都是人为选择和制定的,其并未对现有技术作出技术改进,本领域技术人员在设定参数和算法的过程中不需要客服技术障碍,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和实现的。因此,在对比文件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惯用手段获得权利要求11请求保护的方案对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11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

发明人不接受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的论断,发明人针对审查意见第二条的陈述为:

1. 针对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提出的“权利要求11相对于对比文件的区别特征在于:评估的具体流程以及评估参数和使用的算法”。发明人认为,审查意见第二条引用的对比文件(即CN1787006A)提出的是一种对某个个股风险价值的评估系统,其内容中所指”优化”为其针对一种股票进行分析时其采用的方法。而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是针对包含股票在内的多种有价证券的投资组合通过量化计算得到数学意义上的唯一最佳配比,一种股票和多种投资标的物的投资组合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一种股票的多种参数的优化选择与对于一个投资组合唯一的最佳配比的非人工的量化计算之间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此外,发明人要指出的是,本发明方法及工具中包括对一只、多只股票及其他标的物及其多层级组合的风险分析算法和工具,本发明中涉及个股及其他标的物的风险分析方法和工具具有创新性,具体内容在本发明《说明书》中第三部分发明内容中的独有特征2,3,4,5等章节中已明确陈述,即本发明中的个股风险分析方法和工具与审查意见第二条引用的对比文件中的方法明显不同。因此,显而易见的是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与审查意见第二条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的方法比较,解决的问题根本不同,解决问题的对象(即标的物)不同,解决问题的方法、工具和流程均完全不同,而不仅仅是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认为的“评估的具体流程以及评估参数和使用的算法不同”;

2. 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认为对比文件CN1787006A“公开了一种利用计算机实现金融投资项目评估的系统和方法,其可以创建用户界面供用户输入数据、针对所输入的数据进行判断分析并利用各种算法进行优化计算、以及输出评估结果。由此可知,权利要求11中的技术架构已被公开。”。发明人认为,首先,如发明人针对审查意见第二条的陈述1所示,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与贵局审查意见所引用的对比文件CN1787006A的方法不具可比性;其次,不论任何领域,仅仅以一种公布的系统来推论出该领域的“技术架构已被公开”的这样结论是不成立的,这是显而易见的;

3. 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认为本发明“实际要解决的问题在于:如何为投资组合中的多个投资项目设定合适的比例”。审查意见的前述陈述与事实不符,本发明是通过量化计算获得满足所有数学边界条件下的符合数学基本规律的最佳投资配比,此最佳权重比为通过技术手段计算得到的数学意义上的唯一结果,不存在人为设定结果的比例或指定“平衡”的可能,因此本发明是通过量化计算而不是人为决定“如何为投资组合中的多个投资项目设定合适的比例”。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没有提出证据支持审查意见第二条所述本发明以“人为决定”方式确定最佳投资配比的论断;

4. 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认为“该区别特征中的评估具体流程为:根据投资人指定的投入和收益要求、基于人为制定的计算法则对制定参数进行优化,通过人为的预期和评估在收益和风险之间取得满足投资人要求的平衡,根据这种平衡所对应的投资权重来进行投资选择,属于金融投资管理领域。该流程步骤中所涉及的要求、算法和平衡机制都是人为选择和制定的”。发明人对该审查意见的陈述是,发明人要指出的是,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对输入参数不进行审查意见第二条所述的“优化”,本发明权利要求书及说明书中反复多次明确了本发明是通过量化计算得出多种投资标的物组合的唯一最佳配比,本发明的投资组合量化计算配置算法、方法及工具依照金融和数学规律,计算维度边界等输入参数不是算法的一部分。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中关于本发明的” 基于人为制定的计算法则对制定参数进行优化”的描述与事实不符。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没有提出证据证明其得出前述论断的理由;

5. 贵局审查意见第二条认为 ”其并未对现有技术作出技术改进,本领域技术人员在设定参数和算法的过程中不需要客服技术障碍,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和实现的”。发明人对该审查意见的陈述是,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不但通过量化计算得到满足边界条件及资产组合再配置成本的严格依照数学规律的唯一结果,而且已经通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及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专利检索,其结论均为本发明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审查意见没有提出证据证明任何其他金融工具与本发明的方法及工具相同。发明人要特别指出,金融或非金融领域从业人员均可输入计算参数,因为输入的计算参数及边界条件并非本发明的内部算法;而量化计算多种标的物多层级投资组合最佳权重配比是人工计算无法完成的金融数学工程,现代金融行业业务数据的计算均由电脑而非人工完成是无可争辩的事实,而且审查意见没有提出证据证明任何金融行业从业人员通过手工实现本发明的方法和工具的功能和结果,或者证明目前有除本发明之外其他任何技术或工具实现了本发明的方法及工具。贵局审查意见没有提出证据证明其”本领域技术人员在设定参数和算法的过程中不需要客服技术障碍,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和实现的”的论断。

综上所述,发明人以事实为依据逐条明确陈述了发明人对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本发明 -- 保证投资组合预期收益且将风险降至最低的方法及工具(发明申请号:201210126669.6) 的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发问序号:2015121601688630)审查意见的陈述意见。贵局对于本发明的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中没有提出证据证明贵局审查意见的论述和结论,显而易见,发明人不接受贵局审查意见。
Contact Us
Finnalytics. Dalian, China
Customer Services

Telephone:
(+86) 0411-66838253

E-mail:
customerservices@finnalytics.com
Finnalytics RSA, South Africa
Customer Services
E-mailcustomerservices@finnalytics.com
location